11 月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时间段了,在这段时期内,对幸福里又或者是对我,都发生了很多事情。

11月份,我们的工区从中兴大厦搬到了天作国际,离开了工作了大概半年的老工区(算上实习那段时间),回想一下,这已经是第二次搬工区了。从天使的小矮楼,搬到经常要爬10层楼梯锻炼身体的中兴大厦,再到现在得更高的没法爬楼的天作国际,也许在暗示着我们幸福里的步步高升吧~

每每到了一个新环境,我都会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我这人有些喜新厌旧,对自己也是。购置了新的键盘,买了显示器支架,以及一直想买却不敢买的二次元桌垫,虽然羞耻但是满心欢喜。可能是身为处女座的特质,看见整整齐齐的桌面每天的心情就会非常不错,所以我开始整理和收纳自己的桌面,让它和周围的环境和我一样,都是崭新的。

来到的新的大楼,工位也是坐在了自己非常喜欢的窗边,而且在幽静的角落我可以安心专注地做我想做的事情,一个人听歌,专心地感受指尖与键盘之间的美妙触感,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偶尔可以忘却工作上的疲惫与烦恼…

可能是刚入职场的缘故吧,对于职场上的人员更替还不是那么习惯,从天使时代 一直呆到现在的“天使孟春”也离开了我们这个小团体,和当初的薛超相比,至少他是笑着和我们挥手告别的。虽然对于整个团队来说少一个人也许并不会改变什么,但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心里总是会感觉有一丝落空的感觉,再没有天使孟春,也没有两万块彩礼的梗了。

撇开这些似乎是职场青春期的烦恼,其余的工作生活也是挺美好的。

女朋友趁着我双休飞过来小聚了一下。天气微凉,戴着围巾的她笑起来格外温暖,像一只冬天里举着小火炬的雪精灵,温暖着我这略有些孤寂的北漂的心。这次,我们也没有计划去得太远,在几个商场逛逛街,去尝尝我给她说了好多次的锦府盐帮,也去了她想去了很久的满地枫叶的林荫小道。平淡而简单,又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

短暂的几天过得很快,但也弥足珍贵,能够每两个月见她一次,我觉得已经很满足了,不过这当然比不了阿彪小两口的热恋状态(笑)。

女朋友是暂时见不到了,但生活还是得继续。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站上了许久未使用的体重秤,秤上惊人的数字让沉寂的我顿时清醒了,开始意识到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懒散和堕落。我开始重新审视这段时间的自己:相比于毕业刚来北京的那两个月,10月到11月中旬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相对懒散了许多,以前信誓旦旦地说的每周打扫卫生也很久没进行,减肥计划也搁置着,体重在不经意见就增长到了144斤,作息也开始不规律了,也吃了不少韩式炸鸡,这一切仿佛与当初斗志昂扬的自己有些格格不入,我意识到了,是时候该改变了。

于是趁着一次双休,我先从整理屋子开始,再到自我思考,冷清的出租屋似乎格外地适合冥想,特别是在周围环境是干净且整齐的。我想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和方向,虽然不知道是否正确,但这些事情能让我在一天结束时躺在床上能感觉到实实在在的充实感,我想这样,应该足够了。

12月,似乎会非常繁忙,不管是工作上,还是那些我打算做的事情。但我期盼着,未来越来越崭新的自己。

于此自勉
2020年12月06日